一阵波动弥漫。笼罩住整个山脉的蓝色鳞片光罩,徐徐消散。

  正处在山脉一处的芸奕,脸色大变。转身欲要逃离此处。

  “哼!小子、你要是敢逃,等我实力恢复一成,我便灭了这一区域土著。”

  芸奕转身的脚步还没迈出,肌肉一僵。最终没有迈出步子逃离。

  此时芸奕脸色阴沉,双手紧握。芸奕知道此事已经不能善了了。芸奕不敢保证说出此话的人,会估计身份屠戮整个荒山域的人。

  “不行!不能拿荒山域的人做赌注,必须做出决定。”

  当天麟困阵消散的瞬间,芸奕就知道自己被下方二人发现了,那行锁定的气机,就像两个人已经原原本本的看到芸奕一般。

  之前因为二人深陷困阵,气息隔绝。才没有发现芸奕这个对于他们来说,蝼蚁般的存在。

  但是当困阵撤销的瞬间,以人仙境的神念,自然一下发现了躲藏山脉后方的芸奕。

  芸奕脸色凝重,转身飞下满目苍痍的谷中,落在二人中间处。

  “好小子!竟然偷窥我等交战。都听见了吧!”倒在地上的残血仙人,目光冷然盯着芸奕道。

  芸奕则是不卑不亢微微躬身道“晚辈只是途径此处,意外发现灵力震荡,好奇之下来此探查,绝无冒犯之意。”

  嗯!还挺知理数。

  “小子!我先在不方便行动,你帮我个忙。杀了对面那个老头子。之后必有重谢”残血仙人冷冷道

  本来伤势极重的残血仙人,只是盏茶时间原本胸口巨大的抓痕,血已经停止流出。不过伤口看样子,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愈合的。

  芸奕知道此人正是,刚才威胁自己的人,看样子此人应该是只是练气修士,没有兼修炼体,不然这种层次的伤,恐怕片刻就愈合了。

  “啊!晚辈不敢冒犯仙人前辈,在下只是一筑基修士,在两位前辈面前不过蝼蚁一般。”芸奕也不由大汗道

  “哼!你敢违抗我。”残血仙人目光冰冷的盯着芸奕道

  “哈哈哈!残血、你还真是无耻到了极点,威胁一个小辈。传出去,也不怕污了你血云教的威名。”另一侧倒在地上的风天正鄙视道。

  “小友!你尽管离去,不必插手此事。”风天正看着芸奕淡淡道,仿佛是提醒着芸奕逃离此地。

  “就算你帮了这个残血魔头,以后他也会杀你灭口的。”风天正提醒道。

  “多谢前辈提醒。晚辈告辞!”芸奕看着这位白袍老者,心中不由多添了一分好感。

  见到芸奕敢违抗自己,还要离开此地。残血仙人怒道“小子你敢违逆我的话,当真不怕我灭了你们这片区域内的所有土著吗!”

  芸奕正要离开此地,听到这话。脸色瞬间阴沉下来。父母爷爷还有芸氏正是自己的逆鳞,是自己誓死守护的东西。这人三番两次以灭族做威胁,已经碰触了自己的逆鳞。

  芸奕心中杀意弥漫。凌厉的目光转向血袍看着道“你说什么!灭了整个荒山域的人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!你居然敢对我起杀心,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蝼蚁,如果是我全盛时期,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,就算现在我身受重伤,也不是你一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禹落剑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奕林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奕林军并收藏禹落剑神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