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鬼怪所为……”

  萧尘脸上神色一下变得凝重了起来,世间之大,无奇不有,上至渺渺仙界,下至九幽黄泉,鬼神一说他倒是宁信其有,但是化作厉鬼寻仇,这种事太过荒诞无稽,他不会信,一切皆是人所为。

  问道:“可否请前辈再说清楚一些,别剑山庄那些人,死状如何?”

  孤灯真人深吸了口气,当初别剑山庄一夜被灭之事,震惊了整个仙北古境,所以他也亲自去看过,到现在,那黄昏之下诡异恐怖的一幕,还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。

  说道:“当时我去看了,整个山庄,房屋建筑没有一丝损坏痕迹,也即是没有经历过任何打斗,而庄内那些人……”

  他说到此处,眼神里又起了一丝骇色,仿佛时隔多年,那一幕仍旧像昨天一样,历历在目,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  “那些人,身上都没有一丝伤口,五脏六腑也没受到损伤,证明他们并非因伤致死,那时候,我看见他们个个双眼圆睁,那就像是……被人强行把生命给剥夺了。”

  “被人强行夺走生命……”

  萧尘整个人浑身一颤,脸色也一下变得有些苍白了,花未央也听出了什么,又瞧见此时萧尘脸上神色异常,立即将他衣袖拉住了,摇了摇头。

  “没错。”

  孤灯真人点了点头:“那些人,就像是在一瞬间,被强行夺走了生命,而并非一些有着大神通本领之人,将他们魂魄收走,当时那些人,就是完完全全没了生命,连整个别剑山庄那些花草树木,也尽皆枯萎了……”

  “连花草树木,也枯萎了……”

  这一下,萧尘更是背上凝起了一层冷汗,难道,难道是……

  孤灯真人继续道:“当年那件事,成了古境的一桩谜案,没人知晓乃是何人所为,传着传着,就成了鬼怪所为。时至今日,别剑山庄方圆十几里,仍是阴云笼罩,寸草不生,每每阴天起风时,便有鬼哭之声,久而久之,也无人敢去那边了。”

  “前辈等等。”

  花未央忽然松开了萧尘的衣袖,问道:“当时,可是全庄上下的人都罹难了,一个活口也没留下?”

  “没错,是这样。”孤灯真人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  花未央双目微凝,眼神里带着一丝疑惑,难道真的一个人也没活下来?倘若如此的话,那线索岂非就从这里断掉了……

  过了一会儿,孤灯真人又看着二人,略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无尘小友,未央姑娘,你二人为何忽然向我打听这件事,莫非当年那个人,你们……知道?”

  萧尘沉默不语,心中还在想着那别剑山庄被灭一事,花未央抬起头来,摇了摇头:“只是正好听说了,所以才问问前辈。”

  “如此么……”

  孤灯真人轻捋胡须,见她不愿多说,自然也就不去多问了,又见萧尘还在出神,说道:“了无尘,过两日你来我这,我再替你稳固一下修为。”

  萧尘回过神来,微微拱了拱手:“那便有劳前辈了。”说完,与未央对视一眼,两人便即告辞离开了。

  孤灯真人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眼神里,仍有一丝说不清的神色。

  去到外面,已是暮色四合,回去的一路,萧尘都低着头沉默不语,心里还想着刚刚的事情,尤其是别剑山庄被灭,那些人的死法,为何……竟与自己的操纵生死如此相似?

  不管如何,接下来,他都要亲自去一趟别剑山庄看看,不管那里有着什么古怪,或是怨鬼不散。

  花未央见他这一路都在出神,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,怕他此后郁结心中,微微一笑,喊道:“呆子。”

  “啊?”

  萧尘这时才回过神来,见她笑语嫣然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  花未央深吸了一口空气里的花香,脸上笑容更加明媚了:“我们去那边山谷转转好吗?”

  “山谷……”

  萧尘抬头见天色已晚,又想起之前山谷那边莫名传来震荡,长老已吩咐过不要随意再去那边……

  “没事啦,青木长老说了,天极峰上我可以随便走。”花未央笑盈盈地看着他。

  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  萧尘点了点头,两人便即改道换行,往青峰幽谷那边去了。

  一路上,只见繁花似锦,蜂蝶成群,空气里也弥漫着一层沁人心脾的花香,花未央心情颇是舒畅,这些在幽界都是看不见的,或许便是她喜欢人间的缘故吧。

  两人并肩而行,手指轻轻碰着了一下,却都同时停了下来,彼此看着。

  花未央将头往旁边一偏,心想真是个呆子,便拉着他的手往前边跑了去,欢快笑道:“去那边。”

  走了一会儿,花未央忽然转过头看着他,似笑非笑道:“喂,你以前有没有这样拉过别人啊?”

  “我……”

  萧尘想说没有,可是却又忽然想到,从前年少时在紫宵峰,与千羽霓裳也是这般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十方乾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神出古异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出古异并收藏十方乾坤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