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城主府的大门口,有一排督裁高手正在争论着。https://

  “那平凡在比斗中杀人,罪不容恕,不仅要取消他的比斗资格,还应让他一命偿一命!”

  “纪兄,在场比斗决赛不仅我们在看,还有数以万计的百姓在盯着,我们必须要拿出令人信服的理由,才能对那平凡进行妥当的处置,毕竟他如今在城中也是人气很旺的。”

  “就是呀,纪兄,方才的情况很明显嘛,那平凡并非有意杀人,他只是感受到身后有危险,所以躲避的同时进行反击而已。”

  “要说故意的话,倒是那纪云逸在背后偷袭别人的要害,才是真的心怀杀机。”

  “哼!不论如何,确实有人因为平凡出手过重而死掉,难道我们这些督裁要坐视不理?”

  “纪兄,自从加入城主府的那一刻开始,你虽然还姓纪,还算是纪家人,可你更重要的身份是城主大人的手下,尽心尽力伺候城主大人即可,不要太偏袒你们纪家人,否则城主大人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  “寻常事,我们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比如纪长博其实刚好年满三十岁,但这人命关天的事情,我们还是必须要认真起来的。”

  “要知道,那平凡可是城主府乃至星辰教宗都有意招揽的人才,我们就算想偏帮你们纪家,也没那个胆子呀!”

  这几位督裁高手,之所以方才改变了阵法中的场景,就是为了有时间来讨论一番,他们每个人都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。

  他们之中,有三人是来出身于城中豪门望族,然而却只有纪家的那位想要严惩纪凡。

  听了大家的意见后,那位纪家的高手虽愤怒,但也无可奈何,仅仅他一人之言,自然不能让一位倍受注目的修炼天才受到严惩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在城主府广场边缘,比较靠近星辰教宗的神殿大门的地方,黎采禾与乔兴邦兄妹站在了一起。

  他们三人身后与周围,还有几位明显是修为不凡的大人物。

  “对了,采禾姑娘,那个叫平凡的家伙说他与你是朋友,这可是真的?”

  三人其实也是刚刚碰面不久,因为早就互相认识,一开始自然要寒暄几句,并肩站了一会儿后,乔云儿忽然开口问道。

  “是真的。”

  黎采禾点了点头,想到那张蜕凡星丹的药方,又忍不住会心一笑。

  别人或许不清楚,可她却很明白正在场中比斗的纪凡,为何会杀了纪云逸,不过此等事,她还没心情过问。

  可要是有人胆敢因为这件事而刁难纪凡,她既然也在这城中,当然不会坐视不理。

  “竟然是真的呀!我还以为他是信口胡诌,夸夸其谈呢!”

  乔云儿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。

  乔兴邦比他妹妹要镇定许多,他心中虽然也很意外,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他见提及平凡时,黎采禾露出了笑容,便适时开口再问道:“采禾姑娘,你应该也见过平凡的师傅吧?”

  “师傅?”

  黎采禾从未听说纪凡有什么师傅,所以不由得一愣,转而冰雪聪明的她就已经猜到,纪凡口中所谓的师傅应该是敷衍这兄妹二人的,便在顿了顿后,回道:“我只与他是朋友,并未见过他师傅。”

  “采禾姑娘,这平凡到底是什么来头呀?”

  乔云儿万分好奇地问道。

  “我也没仔细打听或调查过他的底细,只是觉得他为人还不错,也曾帮助过我,所以当他是朋友。”

  黎采禾知道纪凡的身份不能暴露,所以敷衍了一句。

  “哇!他竟然还能帮到采禾姑娘你呀!”

  心直口快的乔云儿,惊叹地道。

  乔兴邦则飞快地给自己妹妹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不要乱说,然后转移话题道:“采禾姑娘此来,可曾见过河东郡守?”

  “见过了。”

  黎采禾看了乔兴邦一眼,接着道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不过我只能告诉你,眼下南边的妖族与西边的魔族都不太安分,药谷方面不希望妙香王国内出现什么大乱子。”

  “明白。”

  乔兴邦微微皱眉,心中开始分析黎采禾这句话的含义。

  毫无疑问,黎采禾的话是完全可以代表药谷的,也正是这个原因,乔兴邦兄妹二人才会在见到黎采禾后,就硬着头皮过来打招呼。

  “河东郡就在药谷旁边,给河东郡守天大的胆子,他也不敢肆意妄为。”

  “当然,如果王室真的掌握了什么确凿证据,也可以有所行动。”

  “这河东郡虽然距离药谷很近,可同样也是距离万魔窟与魔龙岭最近的人族地域,任何异常状况都值得引起我们的注意。”

  “药谷方面只是不想王室因为别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绝天星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一叶之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之州并收藏绝天星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