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真没藏着掖着,确实是没有感应到它有器灵存在。https://www.siluke.la

  纪凡无奈地苦笑道:“它可能是一件品级不错的法宝,但器灵却陷入了沉眠,一时无法唤醒,也可能它并非法宝,就仅仅只是打开石门的钥匙而已。”

  “希望是前者吧。”

  众人也没有再追问,沿着来时的路,很快就走出了山洞。

  天色渐渐昏暗了下来,一行人离开那条山洞不久,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停驻休息。

  休息的时候,纪凡找一众剑阁弟子购置了几样星粹,然后带着陶语嫣开凿了一条山洞,并在山洞里忙活了起来。

  一只铁壶被架在了一片篝火之上,待得铁壶里的水被烧开,纪凡将一件件经过处理的星粹丢了进去。

  最后丢进铁壶里的,就是那几株风系星粹灵草。

  “公子,这几株风系灵草都是中品星粹,这样用是不是太浪费了?”

  陶语嫣知道纪凡要做什么,她有些忐忑地问道。

  “是有些浪费,不过眼下条件有限,也只能如此利用了。”

  纪凡风轻云淡地道:“也就几株中品星粹而已,算不了什么。”

  陶语嫣没有再说话,心中除了感激之外,更多的还是好奇,她觉得这个纪公子懂得实在太多了。

  熬制药汤的过程中,纪凡往铁壶里添过几次水,才使得药汤不会熬焦。

  一直熬了三个时辰,午夜都已过去,纪凡才将正在打坐修炼的陶语嫣唤醒,吩咐她喝下药汤。

  药汤入口,有一股很浓烈的苦涩味道。

  而药汤入腹之后,则立即化为一股股精纯无比的药力,在陶语嫣全身急速游走。

  她感觉浑身滚烫,同时身体的每一处都传来剧烈的痒痛。

  “药力发挥作用的过程会有些煎熬,你得咬牙坚持住。”

  纪凡叮嘱了一声,然后便闭上了眼睛,双手分别握着一块下品星晶,进入了修炼状态。

  陶语嫣的身体一直在不停地颤抖着,撕心裂肺般的苦痛,令她倍感煎熬,她一次次想要放弃,却又挺了过去。

  太过剧烈的苦痛,让她想要昏迷过去都不行,只能咬牙坚持。

  她没有发现的是,她白嫩的肌肤上,总是有一些污渍冒出,越积越多,渐渐聚成一层厚厚的污茧,散发着阵阵腥臭。

  她本以为这种痛苦不会太长久,然而却持续了近三个时辰,直到天色大亮时,痛苦才迅速消退。

  “怎么样,感觉如何?”

  当她睁开眼睛时,首先看到了纪公子那双狭长如弯刀的双眼里的微笑,本来因为长时间承受煎熬而生出的委屈顿时烟消云散。

  “好刺鼻的臭味!”

  下一刻,她才闻到自己身上的怪味,再看到自己的手臂布满了污茧,登时紧张地站了起来。

  “呵呵,不远处有一片瀑布,你去洗洗吧。”

  纪凡站了起来,带着陶语嫣走出了山洞。

  山洞外面,大家也已经吃过早饭,见到纪凡与陶语嫣出来,纷纷迎了上来,又忍不住纷纷用手指堵住了鼻息。

  “什么味道呀?”

  “太难闻了!”

  有人皱眉出声。

  “咦?”

  叶修远眼力不错,他盯着陶语嫣细看一眼,惊讶地道:“语嫣姑娘,你这一晚应当是进步不呀!”

  “还真是的,看这样子,应该是真正淬炼了一下身子,让修炼根基更加牢固了。”

  凌云也是眼睛一亮,眼中饱含羡慕之色。

  也众人的陪同下,陶语嫣来到了一片规模不算很大的瀑布跟前,然后步入瀑布下的水潭里。

  凌云、凌月、凌雨三人守在水潭附近,帮忙照看四周,纪凡等男修士则在远处闲聊。

  “纪兄,能不能把《往生咒》传授给我呀?”

  叶修远一脸诚挚地道:“我不白要的,我可以给你星晶。”

  “呵呵,当然可以,而且免费。”

  纪凡大方地笑了笑,随后便将咒语传授给了叶修远,还将其中精义指点了一番。

  纪凡本就不是那种敝帚自珍的人,况且他也有意结交叶修远,而《往生咒》虽说失传多年,但毕竟不是多么厉害的咒术,也不能当成杀手锏来用,让更多人知道对他也无半点妨碍。

  此番传授了《往生咒》,也算是让叶修远欠了自己一个人情,而人情往往都是很宝贵的。

  “纪兄,够意思!”

  得了一种失传的咒术,叶修远自然很开心,这些天的友好相处让他觉得,这位药谷外事堂的采办执事是值得结交的。

  洗干净身子,换上一身整洁的长裙,陶语嫣感觉状态大好,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。

  更让她欢喜的是,她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绝天星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一叶之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之州并收藏绝天星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