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采禾姑娘愿意帮我纪家解决家务事,我当然不敢有什么意见。https://我们纪家也不差这点星币,你可以随时到河东郡去收账。”

  黎采禾对纪凡的态度,早就令纪云逸十分意外与怀疑了,然而他不好明说什么,他很清楚黎采禾的身份,黎采禾想做什么,他都只能顺着她的心意来。

  “好吧。”

  连纪云逸都点头了,纪长烈也不好再多言,他对纪凡说道:“回头你去账房支取五十万星币吧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纪凡应了一声。

  “这是一百万星币的纸票,你点点。”

  黎采禾走到了纪凡身前,将一叠厚厚的纸票递了过来,又冲纪凡翘了翘她的嘴角。

  纪凡没有客气,接下纸票后,还貌似认真地查点了一番。

  “采禾姑娘,我就不用给你写借据了吧?”

  纪云逸也走到近前,颇为吃味地问道。

  “不用,你们纪家应该不敢赖我的账。”

  黎采禾显得很有自信,风轻云淡地道:“一百万星币也就值几百块下品星晶,几块中品星晶而已,还不如你们昨晚喝下的一杯星穹仙境的价值高,就算你们赖账了也无所谓。”

  “倒也是,采禾姑娘哪里会在乎这点星币。”

  纪云逸附和道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纪家老家主纪万山逝去,对于整个百莲城而言都是一件大事。

  纪家用最高规格办丧事,招待前来吊唁的宾客。

  一连五天,纪家府院都十分热闹,但气氛则很是凝重肃穆。

  这五天时间里,只有一个晚上是纪凡在纪万山的棺椁前守灵,其余的大部分时间,他都在自己的石屋里。

  那五十万星币,他也已经从账房那边领到了手。

  这一次,账房管家没有给他星币,账房里也没有那么多星币,只能给纪凡纸票。

  有了这么多星币,纪凡的许多想法就能付诸实施了。

  他又去了曲记一趟,足足花费了十万星币,买下了许多星粹药材。

  虽然又不可避免地被曲记宰了许多星币,但为了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,他也只能认了。

  一百万星币都不够人家黎采禾的一杯酒,纪凡当然不必为浪费了一些星币而肉疼。

  办丧事期间,作为纪家年轻一代嫡系子弟,他本来是需要经常去招待客人,然而纪家人很习惯于忽视他的存在,他也乐得待在自己的石屋里修炼。

  他的石屋在纪家府院最偏僻的地方,无论纪家多么热闹,他这边一直都是安安静静,鲜有人来。

  还是用那个古法,先熬制药汤,再将药汤倒进大铁盆里,每个晚上他都在药汤里泡着修炼。

  让纪凡稍感轻松的是,这几天来,黎采禾没有再出现过。

  他本以为黎采禾应当已经走了,然而他却在纪家府院里总是能见到纪云逸。

  纪云逸就是为黎采禾才留下的,他没走,黎采禾怕是也没真的离开百莲城。

  纪万山逝去后的第六天晚上,纪凡如前几日那般,躺在满是药汤的大铁盆里,胎息修炼。

  正忍受苦痛折磨时,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屋顶的天窗口处,处于修炼中的他,对外面的气机波动很敏感,再加上来人并未刻意隐匿行迹,才被他轻易感知到。

  他当即坐直了身子,仰首看去,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白色倩影,心中顿时慌了。

  他没有起身,因为他没穿衣服。

  他就那么坐在大铁盘里,让自己尽量镇定下来,深呼吸几口后,才打招呼道:“采禾姑娘,你总是这么突兀地出现,着实有些吓人。”

  “呵呵,几日不见,你这厮倒是长进不嘛!”

  黎采禾飞身而下,落在了床头,她毫不介意纪凡是光着身子,兴趣盎然地看着大铁盆,还用手指沾了些汤水,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。

  “再怎么长进也远远比不了采禾姑娘你呀。”

  纪凡心中暗暗庆幸,亏得这汤水的色彩黯淡,十分浑浊,自己倒不至于被看个净光。

  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只有星骨境二阶,没两天你就到星骨境三阶了,这才几天没见,你居然快要到星骨境七阶了!”

  黎采禾语气中带着惊讶与赞叹,可俏丽的脸上却只有微笑,她貌似好奇地问道:“你之所以能进步如此快,应当是与这些药汤有关吧?”

  “是。”

  纪凡知道自己无法否认,否认了也无法解释,只能点头。

  这个来历不明却修为高深的女子,至少在言语上将他当成朋友,而且还帮他要了一百五十万星币,想来不会对他有恶意。

  “三孔星藕,银龟星参,火焰星果,星叶草,八角星萍,四色星玫……”

  黎采禾一口气说出了十几种星粹药材,又沉吟许久,脸上的笑意渐渐变成了认真之色。

  纪凡也有些惊讶与意外——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绝天星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一叶之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之州并收藏绝天星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