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万鲜卑军汇聚陈留城外,方圆三十里之地都被清扫一空,田舍尽毁,空无一人,四处皆是三五成群游逛的鲜卑军。

  这些鲜卑军看似凶恶跋扈,但到近前去看,每个人都蓬头垢面,形容憔悴,连战马也毛发散乱,不再似原先那般光滑油亮。一处山坳里,忽然传来马匹嘶鸣和打斗之声,周围的鲜卑军急忙打马围拢,这几日时间,偶尔有许多百姓联合起来在山中袭杀鲜卑军,鲜卑军也不敢再单独行动,出行至

  少都是五人以上。

  一瞬间便有七八队骑兵狂奔而来,却发现在山谷中厮杀的竟是同族,两队人下马缠斗在一起,已经有三四人倒在地上,血流一地。

  靠近的鲜卑军纷纷呵斥着,将双方拉扯开来,一名官阶最高的邑长排众而出,喝问道:“同族之间,严禁打斗,生死之战要上报大人和大汗知道,你们不怕连累部落吗?”

  一名鲜卑军手臂受伤,用手捂着伤口,怒道:“是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片草地,正让马匹吃草,他们吐谷浑部落的人来就要抢我们的领地。”

  另一边的一名鲜卑军冷笑道:“嘿嘿,这是中原境内,草地人人都可以用,怎么就成了你们乞伏部的领地了?”

  那人大怒,额头上青筋冒起:“不要仗着你们是大汗的部落就欺负人,我们乞伏部绝不低头。”

  双方再次争吵起来,眼看又要动手,那邑长呵斥道:“好了,都不要争吵了,跟我回去向大汗禀告,自有大汗裁夺。”

  此时周围已经簇拥了近百人,双方部落的都有,大家各执一词,将杀死之人的尸体草草掩埋,返回了陈留大营。

  陈留城外,用木桩和枝叶胡乱搭着许多草棚,这都是鲜卑军临时各自搭建的营房,魏军没有及时送来辎重,现在连营帐都无法立起来。

  幸好是夏季里天气炎热,倒不至于受冻,不过到了晚上,浪荡渠两岸蚊虫极多,对这些在城外的士兵来说也是极大的煎熬。

  没有住处暂时还可忍受,但缺乏粮草,对鲜卑军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,三日过后,鲜卑军所携带的干粮都吃光之后,整日食不果腹,连战马的草料也供应不上。

  此时还未到秋收之时,周围田地里的庄稼都被战马吃光,连树叶树皮都割下来喂养马匹,陈留外围已经变得光秃秃一片,看不见一点绿色。

  城墙之下,堆叠了一层厚厚的尸体,有的已经开始腐烂,黑烟滚滚,数日不散,血肉变成了紫黑色,在炎热的天气中开始发臭,令人窒息。

  一座还算像样的凉棚之中,轲比能坐在半截铺着破旧虎皮的木桩之上,面沉似水,不住地咬牙,眼眶周围变得乌青,须发散乱,显得气急败坏。本以为两日时间足以攻下陈留,却未料到城中防御如此顽强,不禁想起了当年在西河郡与杜预、诸葛乔等交战的情形,当时在西河郡攻打城池损兵折将,汉军的连弩和投

  石车成了鲜卑军的噩梦,今日杀到陈留,遇到的阻力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三国之蜀汉中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寒塘鸦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塘鸦影并收藏三国之蜀汉中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