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里的江南山庄,极少有人光顾,湖面上烟波渺渺,更是寂静如世外。

  此时忽有划船的桨声打破了这一份宁静悠远,龙行不由微皱了皱眉,下意识地转眸看去。

  不远处的湖面上,一艘乌篷船自淡烟薄雾中悠悠而来,船尾艄公执桨,在平静的水面上划出一道浪花微卷的水线,船篷下似坐了一人,但看不清身形,而船首一人撑伞端坐,眉目如画,身姿若柳。

  眸光一凝,龙行蓦然起身,墨玉般幽黑的瞳眸里流露出难以置信的惊喜,眼看着那船越来越近,他怔然而立,竟看得呆了。

  漫天雪花纷扬中,端然坐在船首的绝美女子,纤手里撑着一把水墨绘就的油纸伞,雪貂披肩松松地披着,却丝毫不显臃肿,一袭黛蓝旗袍勾描出绝妙的曲线,在大大的披肩下若隐若现,下摆处绣着几朵雪兰,正如其人,清冷,安静。

  她撑伞而坐,仿佛就是那温柔婉约的江南女子,凝眸看向漫天细雪,眉目含愁心事重重,端凝静坐,神思远走。

  一点碎雪飘进伞下,在黛蓝锦丝上凝了一瞬,倏忽间便化为不见。

  云竹心垂眸看了一眼,忽然似有所觉,眼睫一掀,注意到湖心亭里那一道怔怔的身影时,猝不及防,不由也怔愣住。

  但很快,她便转开了目光,扭头似说了一句什么,船篷下坐着的那人立刻走了出来,衣冠楚楚,面容清隽,赫然便是云竹轩。

  他走出来,一眼就看到怔立在湖心亭里的龙行,顿时犹豫了一下。

  “竹轩......”云竹心低眉垂目,又轻轻唤了一声。

  云竹轩再看了眼龙行,似有些无奈,转头吩咐船夫,让他往回划。

  “心儿!”龙行见状,终于回过神来,连忙出声,“你......别走,我立刻离开,这亭子让给你们。”

  他眸光中透着一丝渴望,一丝焦急,一丝期待,一丝无可奈何,在那如玉般无暇的俊颜上,交叠出一种难言的复杂的痛苦。

  “不必了。”云竹心始终低敛着眉眼,声音清冷如冰雪,没有丝毫的起伏。

  眼看着那小船往回划去,龙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冰冷似雪的绝美人儿,却无论如何也换不来她一道回眸,心中苦痛,满怀怅然,失落至极。

  淡烟薄雾中,又划来一艘小小的乌篷船,与云竹心的小船几乎擦边而过。

  云竹心下意识抬眸看了一眼,绝美的容色顿时微微一变。

  对面小船上,站着一位褐发碧眼的外国女子,虽已过中年,却仍艳丽无双,尤其那健美挺拔的身形,竟是说不出的英姿飒爽,飞扬的眉眼间,满是张扬与肆意。

  此刻,她正肆无忌惮地看向湖心亭里的龙行,妖冶的眸光一转,又似笑非笑地看着云竹心,妩媚的眼尾轻挑,似欲言又止,却最终没有开口。

  两艘小船错身而过,云竹轩收回怔愣的目光,看向自己的姐姐。

  “姐,那女人......好像是苏珊?”他微俯身,悄声说道。

  云竹心清冷的眉心微微一蹙,随即若无其事地舒展开,淡声道:“不认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  云竹轩仔细看了姐姐一眼,不由也蹙了眉,又抬眸见那船上的女子像是正朝着那湖心亭而去,眉头不禁拢得更紧。

  心中暗叹一声,他扭头吩咐艄公:“划快一点,我们要上岸。”

  站在湖心亭里的龙行,怔怔望着云竹心的背影,却被另一艘小船的到来遮挡住了视线,眸光一顿,注意到船上站着的女子,顿时眉头紧蹙。

  随即,似想到了什么,他目光中忽然流露出一丝慌乱与紧张,连忙朝已远去的云竹心看去,却见伊人背影已渐行渐远,唯余那清晰而又冰冷的孤独感,似漫天细雪,经久不散。

  站在船头的艳丽女子,那双碧蓝色的眼眸中嫉恨一闪而过,娇红的唇角逸出一声冷笑。

  “看来......我好像打搅了一场浪漫的幽会啊。”身为西方女子,她却一口流利的中文,只是咬字间隐隐一点婉转的西方口音。

  “苏珊......”

  龙行的目光,终于冷冷地看向了她,之前看着云竹心时的深切与温柔,瞬间便荡然无存,只余厌烦与冷戾。

  “你回来做什么?”他只看了苏珊一眼,便移开了目光,重新投向那远去的小船。

  苏珊碧眸中透出一丝狠狠的妒意,话音却婉转妩媚:“很久不见,当然要回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啊?”

  “好与不好,与你何干?”龙行负手而立,玉色容颜无一丝表情。

  苏珊心头如被针扎,表面却更加艳丽妖娆,风情万种地轻声一笑:“确实与我无关,不过,看到你过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萌宝甜妻,冰山总裁宠上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雨怜轻纱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怜轻纱浅并收藏萌宝甜妻,冰山总裁宠上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