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敏斋面色难看,显然是被这些三姑六婆给弄得头痛,可这些人毕竟也是在京城都有头有脸的人物,尤其是范夫人,她之前跟朱元的关系极好,她的丈夫更算得上是朱景先的师伯,他一时没有办法发作。https://

  到时候伯晨情绪激动,指着世子夫人顾不得上下尊卑就道:“你说什么!?你想说什么,你觉得会不会是什么?!”

  世子夫人就等着他们质问,假装自己是说漏了嘴的道:“会不会.......会不会真的是惠宁县主的弟弟杀了人啊?”

  跟着来的夫人们顿时面面相觑,一片哗然。

  说到底,私底下碎嘴归碎嘴了,毕竟谁也没有真的亲眼看到出事,可是现在世子夫人当着卫敏斋的面说出来,范夫人又那么斩钉截铁,说的言之凿凿......

  这,难道她们还真的就看到了一场热闹?

  葛夫人撇了撇嘴,这事儿闹的这么严重,朱元真是个惹事的祸根,什么事儿都有她的份,当初是让朱家家破人亡,现在还纵容弟弟杀人。

  真是仗着有楚庭川帮忙就为所欲为了是吧?

  如果信王真是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没有原则,什么事都敢帮她遮掩,那他们葛家还真是不能把希望放在这个信王身上。

  毕竟一个心里只装着女人的人能有什么出息?

  卫敏斋面色陡然冷了下来,声音冷肃的道:“请世子夫人慎言!根本没有你们说的这回事,里头我们锦衣卫正在办差,希望各位能够配合,不要在这外面以讹传讹,诸位都是身份贵重的人,说话还请慎重。”

  承恩侯虽然已经承继了爵位,可是到底还是锦衣卫的实权人物,他一旦真的冷下脸来,很容易想到他当初的绰号玉面阎罗,众人一时忍不住都有些发怵。

  范夫人在徐老太太和世子夫人的示意下继续不依不饶,摆明了要把事情闹大:“让我进去瞧瞧!卫指挥使,你们不能再纵容他们了,你们这样下去,岂不是在养虎为患?”

  钱二夫人看出不对劲来,急忙看了母亲一眼,再看看翘首期盼的嫂子,忽而有些了悟,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声。

  她是知道的,姨母向来在母亲跟前毫无地位,母亲对个得宠的丫头都比对姨母的态度亲和一些,现在姨母这么做,和往常大不相同,摆明了是因为母亲在背后逼迫。

  母亲也真是的,怎么还要设计人?!

  而且设计的还是朱元!

  现在看这个样子,朱景先的失踪只怕也是母亲和嫂子安排的,所谓的朱老太太被杀,当然也是被母亲和嫂子安排好的。

  母亲嫂子这么做,就是想让朱家姐弟背上谋杀祖母的名声。

  一个杀人一个纵容.......

  钱二夫人心里打了个冷颤,完全明白了母亲的意思------是啊,她怎么忘了,母亲向来都是锱铢必较的人,之前小游被设计,姨母和姨父却反过来帮朱元写了救母记,让朱元顺利改变了名声,还当上了县主......

  母亲现在就要朱元之前得到的一切都原封不动的还回去。

  可是.......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权门贵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秦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兮并收藏权门贵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