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特意带您来的

  燕帝灵魂微动,死,也要死得有帝王尊严。

  他道意绽放开来,体内血脉咆哮,狮王沉吼之声缭绕而出,看着萧毅,感叹道:“若重来一次,没有紫俊这场意外,我们之间,也许能够成为朋友。”

  咚!

  萧毅步伐重重踏出,眼眸闪烁魔道之光,可怕的帝意席卷向前,魔神般伟岸的身躯朝燕帝爆冲而去,震喝道:“你我之间,永远不可能成为朋友。”

  萧族十年内乱,他身为太子,被逼得背井离乡,若说幕后没有慕容家族搅局。

  他,不信。

  他与燕帝,绝不会成为朋友,北辽与北燕终有一战,无关秦浩,无关慕容紫俊,因为他们是宿命之敌。

  强盛的魔道帝意压迫而来,燕帝笑了笑,看到萧毅的目光,他便知道当年某些事,终究瞒不住萧武帝慧眼。没错,萧族内乱,截杀萧毅的高手中,地确藏着慕容家族之人。萧毅死,自然对北燕有利,他们确实不会成为朋友。

  吼!

  狮王意磅礴肆虐,燕帝身躯之上,降临一尊庞大狮王法身,狮吼冲天,帝意规则汇聚双拳,裹挟山岳之势轰杀向前,这是他最后一战,哪怕死于萧毅手里,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。

  至少他的死,不会累及族人。

  秦浩望着两人,萧毅魔道之力霸道无双,已臻帝者四重;反观燕帝,帝者三重,又连番遭受重创。这一战,将会毫无悬念。

  咻!

  两股帝意即将冲撞一瞬,突然,后方降落一束七彩光流,璀璨刺眼,似一头云雀俯冲,发出嘹亮啼鸣,速度快得不及眨眼,从萧毅身后疾穿而过,带着锋利至极的光辉,刺进狮王武体之中,直接从燕帝胸口贯穿而过。

  随即,七彩光流消散,一名女子身影,悬空立在了燕帝后方,端庄,大气,又带着一股高贵气质。

  “你……”燕帝缓缓转头,看向女子。此时,狮王法体被击穿,他的帝气正疯狂朝天地间外泄。

  “杀我云雀后辈,血债血偿。”女子声音冰冷道,没有看燕帝半眼。

  砰!

  女子声音落下,虚空中,巨大狮影直接爆裂,燕帝被淹没乱流之中,帝意随之一同消散。

  这女子,赫然正是云雀一族之主,雀母。

  “雀母。”萧毅惊道。

  “娘。”

  “芙姨。”

  两道流光飞临而来,雀儿化形人身,与萧晗来到雀母跟前,两女面带欣喜,一左一右抱住雀母的手臂。

  雀母内心仍然蕴藏着极大怨愤,但见到萧晗与雀儿一刻,她眼中怨愤渐渐退去,多了一股暖流。

  “娘,你怎么也来了?”雀儿开口道,脑袋歪着,打量她的母亲,作为北疆不老林的主人,可是极少外出走动,更加厌恶人类的城池。

  “天杀的慕容家族,杀了你堂兄,夺了他们一家栖息的神木。”雀母微微咬牙开口,目光落向北燕皇宫,帝意直接渗入其中,一念寻到要找的东西,雪藕般的手臂抬起,顿时,一株葱郁神树攀空而出,从某座宫殿里洞穿,化为一道光,没进她的掌心,纳进储物戒子里。

  为了这株神木,慕容家族人皇趁她不注意,竟将她一名侄子围攻而死,硬生生夺走。

  若非忌惮北燕老祖以及燕帝,她早踏平燕归城泄恨。但她知道,她打不赢,拉上萧毅和段展飞也无济于事,只能含恨忍着,一直忍到现在。

  若不是秦浩到来,铲除了燕祖,她还没有机会出手呢,刚好趁着燕帝的注意力全在萧毅身上,她直接出手将之击杀,一个重创将死之人,不可能挡得住她。

  “岂有此理,简直岂有此理,我要杀光这里所有人。”雀儿在虚空跺脚大叫,以前堂兄可疼她了,就这么死在刽子手屠刀之下。

  “咳咳。”秦浩走了过来,抬起手,盖在雀儿头顶,安抚了两下,察觉雀母锋利的眼光落在他的身上,他急忙把手收回,微微致礼道:“晚辈秦浩,见过前辈。”

  雀母看了秦浩两眼,感受着对方气息,帝力内敛,浑厚而深沉,击败天罡寺方丈,若真动手,她不是一合之敌。

  面向萧毅,雀母道:“你女婿不错。”

  萧毅笑了两声,当然不错,他的女婿今天威武至极:“谷芙,燕帝与慕容家族的老东西已死,祸不及众,这……”

  “我没那么狭隘,杀燕帝一人足够了。”雀母直接打断说道,她本名谷芙。

  “前辈大量。”秦浩道,帝当有帝王之胸襟。

  “剩下的事,你们看着办吧。雀儿,小晗,跟我回辽都。”雀母深深吸了一口气,真能放下这股怨念?哪有那么轻松,她们云雀一族本来就少,慕容家族之人行事手段又极为残忍,若非萧毅之前说饶过慕容家族后辈一命。这事儿,呵呵,绝对不算完。

  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太古丹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狐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言并收藏太古丹尊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