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咦?好像是鼠王的声音。”

  林北辰昨天和鼠王纠缠了许久,对这个声音,再熟悉不过了。

  目光一扫,就看到……

  肌肉男土拨鼠王被五花大绑,捆在一块石头上,正在疯狂地挣扎。

  这位来自于鬼鼠谷的王者,立志于成为整个位面鼠王的男鼠,刚刚迈出第一步,伟大的复仇计划,还未开始,就已经破产了。

  等待着它的命运,大概就是红烧清蒸或者是水煮之类的了。

  因为潘巍闵主任正在旁边的河水中洗菜刀。

  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  林北辰惊讶地问道。

  潘巍闵头也不回地道:“哦,这只鼠王,昨天一夜鬼鬼祟祟地绕着我们的营地转,不怀好意,被我给抓住了,正好有了今天早晨的早餐,我看过了,鼠王的肉很劲道,一定有嚼劲,烤成肉干的话,更方便储存,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就有干粮了。”

  “吱吱吱!”

  鼠王闻言,一脸惊恐,拼命地挣扎了起来。

  但它身上捆着的是特制的蛟筋玄纹绳,就算是身负千斤之力的武师强者,都难以将其挣脱,何况是它?

  这种玄纹绳,甚至可以禁锢魔兽的魔力,是专门用来对付一些交换难缠的魔兽的炼金产品。

  “咦?你能听懂我们的话?”

  林北辰很惊讶地蹲在鼠王面前。

  “吱吱吱!”

  鼠王连连点头,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

  “真的能听懂?”

  林北辰震惊了。

  这土拨鼠真的是成精了啊。

  “笑一个。”

  他道。

  土拨鼠犹豫了片刻,脸上还就真的挤出了个笑脸。

  表情非常丰富。

  “哭一个。”

  林北辰道。

  土拨鼠放下了自尊,立刻就泪流满面。

  哟呵。

  还真行啊。

  林北辰顿时来了兴趣。

  他接着道:“做个紧张的表情,就是等待你老婆生孩子的那种。”

  土拨鼠顿时一脸紧张。

  “老婆生了,是个儿子。”

  土拨鼠又一脸欢喜。

  “老婆大出血死了……”

  土拨鼠一脸悲恸。

  “儿子是个天才,会叫爸爸。”

  土拨鼠一脸狂喜。

  “儿子是个畸形,jj长在头上。”

  土拨鼠一脸悲伤。

  “中了彩票,得到一千万个浆果……”

  土拨鼠又欢喜。

  “儿子死了。”

  土拨鼠落泪。

  “老婆又活了……”

  土拨鼠表情逐渐呆滞,然后四肢抽搐,口吐白沫。

  林北辰却是越玩越高兴。

  这个世界的魔兽,难道智商都这么高?

  这时,潘巍闵已经洗好了刀,走了过来,目光在土拨鼠身上上下打量,似乎是在斟酌着从什么部位开刀,最终目光落在了土拨鼠的脖子里。

  “吱吱吱……”

  土拨鼠尖叫了起来,疯狂地挣扎。

  林北辰道:“你在求饶?”

  土拨鼠点头如捣蒜。

  “你想让我救你?”

  林北辰又问道。

  土拨鼠脑袋都快甩掉了。

  “那你用什么来回报我呢?”

  林北辰问道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剑仙在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沈翘夜莫深只为原作者乱世狂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世狂刀并收藏剑仙在此最新章节